复盘:徐翔“炼金术”

导读:关于徐翔的文章,这几天你一定看了太多,这篇有什么不一样?它全面剖析了徐翔的操作手法,赚钱路径,更有多只个股的案例解说,应该是目前写徐翔与A股之间最深刻的一回,总之一句话:料很足!有人骂他是股市蛀虫,也有人称他为一代枭雄,看过此文后,或许你会有新的认识。
这次徐翔没能如以往几次有惊无险,而是被公安部直接调查,或许他很难再回到市场并呼风唤雨。11月1日晚,徐翔被抓的消息传出后,上百人“终夜无眠”,至今仍忐忑不安。自2009年成立泽熙投资以来,徐翔炒作的股票超过100个,那些为数不少于百人的上市公司老板、利益相关方,都已在担忧内幕交易与操纵市场的“火”,会否烧到自己头上。
根据我们的观察,泽熙只是徐翔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的公开平台,而其核心路径主要有三种模式。
模式一
抬升股价帮助大宗减持牟利
始发于股权分置改革的大宗交易,成就了一批股市新贵。前几年,徐翔也看中了这一蕴含巨大利润的市场,粗略估算,徐翔至少完成了百来家上市公司的大宗交易。
大宗交易的操作分简单和复杂两种模式。简单的模式就是组织资金将大股东通过大宗交易平台卖出来的股票接下来,隔天或分几天在二级市场上抛出,赚取差价,顶多简单维护下股价。复杂的模式,常常被美其名曰:“市值管理”。在上市公司大股东减持前几个月、甚至1年前就开始运作,先把股价拉上去,并在开始减持后继续维持股价,抑或继续拉升股价。复杂模式中,大宗交易操作者要策划如何将股价做上去,通过与大股东等的合作,深度挖掘上市公司利好,如没有,就给上市公司制造种种利好,并以类似做庄的方式抬升股价。大宗交易者投入大,收益也大,可以从上市公司大股东那里分享到股价上涨部分50-80%(扣除基数)的收益。徐翔操作的当然是复杂模式,并曾是市场上最大的大宗交易操作者。
泽熙成立后,徐翔在公司之外还经营了一个合伙人团队,大宗交易项目确定后,徐翔主要利用泽熙之外的账户先买入股票,并通过对敲等形式抬升股价,大宗交易时主要用泽熙的账户来接盘。徐翔他们注册了几家看起来完全没有关联性的公司,来与上市公司大股东签订大宗交易协议,分钱时也是通过多个其他人的账户来进行,以避免监管。这就是我们本文开头说的,泽熙只是徐翔内幕交易和操纵市场公开平台的原因所在。
徐翔抬升股价过程中,除了利用资金优势外,常常通过多种手段“创造”收购资产等利好,从而制造牛股的假象来吸引跟风盘。
因为没有好的投行团队,也因为出于赚快钱的目的,其“创造”的利好往往是简单粗暴型的。
一个题材装几家公司
2012年4月,南江集团与中科院宁波材料技术与工程研究所合作成立宁波墨西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曾宣称建设世界上第一条年产300吨的石墨烯(石墨烯浆料、石墨烯微片)生产线。2013年以来,这一题材反复在乐通股份(002319)、*ST新梅(600732)、华丽家族(600503)身上炒作。
2013年1月25日,乐通股份公告与宁波墨西科技有限公司签署《石墨烯油墨项目合作协议》,双方商定组建合资公司从事石墨烯油墨的研发和生产,计划总投资1亿元,公司占合资公司80%的股份;乙方以石墨烯油墨的相关技术作价出资;新组建的合资公司将作为双方合作的平台,研发、生产和销售石墨烯油墨。然而,2014年9月26日,公司公告称,与宁波墨西组建合资公司的市场条件还不成熟,双方一致决定暂缓成立合资公司,继续观察市场情况,等待合适时机再行成立合资公司。但这一没有下文的项目并不影响其股价炒作:2012年12月初至2013年3月中旬,乐通股份股票最高时涨了两倍,上述公告功不可没。与此同步的是,2013年2月18日至2013年3月5日,乐通股份共有34次大宗交易记录。其中,国泰君安证券上海打浦路营业部26次,涉及3180.25万股,成交5.2亿元。
2012年7月20日,华丽家族公告注入石墨烯项目计划。华丽家族作为石墨烯概念股,在近3年多的时间里也几次成为市场炒作对象,各种传闻不断。直到今年年中,华丽家族的石墨烯计划才有了实质性进展。3年前即2012年底至2013年1月底,华丽家族开始了密集的大宗交易。其中,除了国泰君安证券上海打浦路,安信证券上海世纪大道营业部和国泰君安证券总部也为买方,涉及交易金额近5亿元。
2013年3月5日,市场传闻*ST新梅将与南江集团合作介入石墨烯。*ST新梅澄清称,未与南江集团有过任何与石墨烯资产有关的意向与协议,但大股东兴盛集团目前与南江集团商谈在石墨烯产业领域合作的事宜。随后不久,南江集团成为上海新梅的第三大股东,*ST新梅大宗交易也开始频繁起来。2013年2月28日至2013年9月23日,共发生23笔大宗交易,共计1.9亿股,交易金额11.2亿元。其中,国泰君安证券上海打浦路营业部发生4笔,国泰君安证券总部发生6笔,华泰证券上海国宾路营业部发生4笔,中信证券上海世纪大道营业部有2笔。
徐翔或泽熙在上述证券营业部均开有账户。
利用假收购、假资产来抬升股价
种种证据指向徐翔携南江集团实际控制人王栋等,深度介入了*ST云网(002306)(原公司简称为湘鄂情)的大宗交易,因而有了王栋进入*ST云网的股东名单,以及*ST云网眼花缭乱的、连续性的收购。2013年7月25日,*ST云网公告,拟收购江苏中昱环保科技有限公司51%的股权。称江苏中昱环保科技有限公司,集聚多位院士、教授,已承担百余项国家级项目及课题,申请国家专利40多个,形成关键技术50多项,获得国家级、省级奖励30多项;其业务板块包括综合版块、废气板块、水处理板块、生态河湖板块。并称,中昱环保2012年主营业务收入3800万元、净利润88万元,2013年上半年主营业务收入8000万元、净利润1000万元。但我们从宜兴市政府部门取得的数据显示,这家公司2012、2013年的业务收入和利润均为零。我们根据*ST云网公告的地址也没有找到中昱环保。或许正是这样的原因,2014年5月9日,*ST云网中止了对其的收购。
2014年12月24日,*ST云网又公告转道收购中昱环保实际控制的江苏晟宜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据其披露的材料,晟宜环保2013年前9个月主营业务收入7755万元、净利润1395万元。政府部门数据显示,同期,主营业务收入1533万元,净利润1.6万元。2014年上半年,我们曾经根据*ST云网公告中提供的地址,找到了晟宜环保在宜兴新庄街道的工厂,大门口一块公司的铭牌都没有,工厂大片荒废着,唯一的车间里未看到生产迹象。
收购的资产存在问题,却丝毫不影响*ST云网股价的攀升。上述两个收购公告发布后,其股价均有上冲。
硬是创造利好来拉抬股价
向日葵(300111)2013年半年报显示,“泽熙11期”为向日葵第五大流通股东。2013年9月3日,向日葵公告称:拟以不超过5亿元人民币在上海自贸区设立向日葵物流贸易有限公司。2013年9月26日,再发公告称,收到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经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公司拟在上海自贸区外高桥设立的子公司名称为向日光科国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投资人为浙江向日葵光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投资额为5亿元,投资比例为100%。受此利好消息影响,当日,向日葵一度涨停,并进行了大宗交易。
查阅上海工商管理局信息显示:向日光科国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成立日期于2013年12月16日,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向日葵并没有就该笔投资由5亿元降至1亿元做出说明。
2013年9月5日起,向日葵的大宗交易开始密集。据统计,自此之后至2013年11月22日,向日葵共发生大宗减持28笔,其中国泰君安证券上海打浦路营业部买入20笔,累计成交1.7亿元;东方证券上海新川路营业部买入6笔,累计成交19亿元。
东方证券上海新川路营业部也是徐翔的常用席位。
模式二
转型失败后转向挖掘内幕信息
泽熙成立后,徐翔是想转型的。2011年、2012年主要的操作方式是配置,但效果不理想,因此,他又重回追逐热点的老路,并将重心放到寻找内幕信息上。
在许多重组股或者是重大题材股的交易中,都可以找到徐翔的痕迹。2003年9月17日,华芳纺织(600273)停牌(现更名为嘉化能源)。同年12月4日,华芳纺织复牌并披露了嘉化能源将借壳的重大资产重组预案,股价亦因此封住涨停。在2013年12月9日的龙虎榜中,中信证券上海世纪大道营业部在卖出席位中排名第一,交易金额为3121.42万元。前面我们就介绍过,徐翔在这家证券营业部拥有账户。
同样是2003年9月17日,姚记扑克(002605)公告,与深圳市易讯天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暨500彩票网签订《互联网彩票销售客户推广合作协议》,进行互联网彩票销售客户的推广合作。自此至3月7日,其股价接近翻番。公告当日,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江苏路证券营业部出现在龙虎榜上,当天是一字涨停,这家营业部尽管是对倒,但如果不是提前介入,就没有股票倒出来;2014年2月17日,国泰君安交易单元(010000)出现在龙虎榜上,主要是卖出。徐翔在国泰君安证券上海江苏路证券营业部开有账户,国泰君安交易单元(010000)也为泽熙所用。2014年1月23日,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益田路证券营业部、国泰君安交易单元(010000) 通过“卖买对敲”,导致姚记扑克股价大幅波动。徐翔同样在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益田路证券营业部开有账户。
模式三
定增+受让老股,利益最大化
如果从鑫科材料(600255)算起,2013年9月,徐翔就开始涉足上市公司定增。而自去年开始,徐翔的母亲郑素贞的名字就频频出现在上市公司股东名单里。这种变化是徐翔操作手法新的演变:参与上市公司定增,并要求上市公司大股东向其转让“老股”(即原有股份)来实现利益最大化。
其中,徐翔的角色,一是通过多种手段抬升股价,二是有时还帮助上市公司寻找资产。
根据文峰股份公告,2014年12月21日,文峰股份大股东文峰集团与郑素贞达成协议,文峰集团将其持有公司的1.1亿无限售流通股转让给郑素贞,占总股本的14.88%,转让价为8.64亿元。自此到今年4月9日,文峰股份股价最高到52元,3个多月的时间里涨了5倍多,演变成资本市场上的一只妖股。
在参与定增的操作模式中,徐翔先是通过受让“老股”后操纵股价来赚上一大笔钱,再通过对股价的长期炒作为定增获取大幅溢价。很多上市公司大股东对市值增长有强烈需求,因为看上徐翔的操作能力,常常主动找上门,而徐翔的要价非常高,即要求受让的“老股”比例非常高,因此,这一模式是徐翔被调查前赚钱最多的路径。
谨慎终被贪恋打败
应当说,2009年成立泽熙时,徐翔的初衷是要改变敢死队的操作模式,通过“阳光化”来转型。自此以来,徐翔在操作上还算谨慎的,做了相应的风险管理。
据熟悉徐翔的人介绍,通常情况下,泽熙的研究员只是跑腿的角色,在有重组之类的重大题材迹象时,徐翔亲自出马,直接与上市公司董事长单聊,研究员起的只是穿针引线的作用。泽熙上海和北京公司内均有一个很大的交易室,交易时间,徐翔主要呆在交易室内,除了下单的交易员,一般人是不能跨进交易室的。而这个交易室为泽熙所用,徐翔个人及其控制的其他账户的交易,则在另外一个地方。交易时间内,两边的电话一直是通着的,徐翔同时向两个交易室下达指令。徐翔用这样的方式来设置隔离墙,因此,泽熙的研究员一般很难知道内幕交易和操纵市场的信息,到阶段性计算业绩时,他才会告诉研究员有没有买对方推荐的股票、买了多少。他解释这样做的原因时说,“一张口要比十张口更容易守住秘密。”
曾经有与徐翔接触过的上市公司高管说,徐翔极为谨慎,有次他与徐翔谈个事情,对方非要拉他到泽熙上海总部所在地——东亚银行大厦三楼的桑拿浴室里聊,说“大家赤裸相见,不用担心隔墙有耳”。而浦东香格里拉大堂的茶吧是徐翔谈事情的主要地方,有时一天要出现几回。他选择公共场合谈事情而不是公司,也是出于谨慎。
但他的谨慎在贪恋面前不堪一击。
今年6月底、7月初,股市大跌,泽熙有员工得知徐翔清仓股票后,劝他学习其他私募牛人的做法,拿出一、二十亿元主动向市场宣布买入股票,利用其影响力为维护市场稳定做出贡献。“从市场上赚了这么多钱,即使这些钱亏了,就当作回馈市场也是值得的”,但被其断然否定。在赚了几十亿元后,身边时常有人劝徐翔收手,也被他否定。徐翔的贪恋更表现在合作中,在与上市公司大股东的合作中,他常常要求拿大头,而最后因为利益问题他与很多合作对象翻脸。
贪恋,尤其是疯狂的贪恋总要付出代价的,徐翔最终的结局,极可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还要赔掉自己的自由。

 

转载:证券时报网

About 智足者富

http://chenpeng.inf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