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要听大V们的话

先给你们讲个笑话。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股民A,他在一月份的时候预言股市泡沫很大快不行了。可是随着二月份的指数上移他的脸被打得啪啪作响,熬不住了,改口道:已经突破阻力位,往上一万点畅通无阻。结果话音刚落,三月份大盘就如九天之上落银河一般飞流直下,跌到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你以为这个股民又要被打脸了?呵呵,他淡定地抹去了二月份的记录,把一月份的预言拿了出来,悬挂在最瞩目的地方,洋洋自得。不明就里的群众眼前一亮,这个人厉害啊,提前两个月就预料到了大跌,于是乎此人由股民被捧为股神。

什么,一个笑话还不够?那再来一个。

依然是很久很久以前,有个股民B,他号称博览群书,夜观天象,呕心沥血找出了二十只翻倍牛股,每只牛股配上洋洋洒洒八点必涨理由。一个月以后其中一只大涨,其余十九暴跌,你猜得到的,这位逗比把大涨股票的荐股记录翻了出来昭告天下:亲爱的粉丝们,如果你们当时跟进的话现在已经盈利百分之叉叉了吧。又是那批不明就里的群众,顿时为错失牛股心痛不已,纷纷投其门下。于是乎这位找出牛股的股民 B 被他的簇拥者们盛赞为“牛B”。

诸如此类的玩笑话还有很多变形,不胜枚举。至于时间设在这么一个乱七八糟的“很久很久以前”是怕这些笑话戳到了一些人的痛点,避免让阅读的人如锋芒在背而加的保护垫。“还好还好,应该不是在说我。”——这样想的话是不是会好受一点?

散户关注股市大V的理由跟粉丝关注娱乐明星一样吗?后者有的是出于对该明星作品的喜爱或者对明星本身的生活感兴趣,而前者——我很不喜欢这么赤果果地讲出来,但是简单地说就为了一个字,钱。

如果非要把这一个钱字掰成两瓣解的话,就是花狐狸书里提到的选时和选股——什么时候买,该买哪只。有些勤劳点的小蜜蜂会综合选时的大V们的意见判断一个大概的时间,再结合另外一些选股的大V们推荐的股票进行操作。还有些就直接一站式购齐了,跟定一个大V,你叫俺啥时候买哪只就买,让抛就抛。无人能客观评价这些做法的好坏,但在大多数股民的眼里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就是好猫,不管采取怎样的信息采集渠道和操作手法,只要能赚钱就是值得追随的大神。

虽然赚钱是股民们关注大V的核心驱动力,倒也不意味着几万、几十万、上百万粉丝里都是只关注股票相关信息的人。有些大V们的确是能够通过人格魅力,精湛技艺或者高颜值吸引到一批铁粉的。但是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他们不关注李大霄今天又和几个美女合照,或者猜测合照之后有没有发生什么羞羞的事(别想歪了,这里羞羞的事指的是美女们抑制不住对所长的崇拜偷亲了一口所长脸颊而已。。嘿嘿嘿)他们也不关注花荣三餐吃什么,生活是否过得开心,写书的过程是否遇到了一些瓶颈。他们更不关心天津股侠去旅游的地方是否风景如画,”你只要提前告诉我们什么时候走就好了,去哪儿关我啥事儿”。

“什么!这个大V生病了?赶紧好起来,快更新微博别特么地耽误我挣钱,你不指明买哪只股老子一天几百万在账户里空转呢。”——不好意思,一时求财心切爆了粗口。

一个完全不懂股票的人还有瞎猫碰见死耗子蒙对的时候,一位身经百战料事如神的高手也有判断失误的时候,所以粉丝怎么判断一个人是否具备真才实学呢?——准确率。有三种人容易吸到粉丝,一是准确率高得令人发指的,这种雪藏的金子久而久之自然会被时间验证被人注意到,比如近几个月粉丝倍增的城城,靠的是成功率通过时间印证积累起的人气。还有一种善于利用自媒体特性,发了一百条微博,一个月后把猜对的那十条翻来覆去地炒作,置顶,宣传等等,营造出一种伪高手的形象,这方面代表人物最近在股市八卦圈里很红大家都了解的就不透露姓名了。这两种的结合体才是真正可怕,又有高准确率又非常擅长旧事重提的,粉丝们跟不要钱一样来了一碗接一碗。

虽说盛名之下无虚士,但大V们的粉丝越多就意味着判断越准吗?天津那位和城城就是很好的例子,非要装逼来个高大上名词的话,这种效应有点形似物理学里的海森堡测不准原理。从选时来说,翻看股侠一年前的微博会发现:如果他判断到3000点有回调压力宜减仓,指数到了3020点次日才大跌。而如今他说3700点结果在3670附近就有相当大的抛压在。我也不相信一个只有百万粉的发声人有这种影响力,说涨就涨说跌就跌。后来想想,也许股侠公布他的判断时制造出了媒体舆论的“势”,而手握资金的大人物为了寻找阻力最小的方向就选择顺势而为(你们当主力不看微博的吗?就算他们自己忙没时间看手下也应该有信息的分析员。)于是乎股侠说指数过了3700开始跌,大资金就提前利用最后一点买盘退出。股侠无奈道:你们真是一根筋啊,说了3700你们提前百分之一减仓就好了嘛,然而当他将这个“潜规则”公之于众的时候规则本身就发生了变化,也许下次提前百分之二就开始回调了。比起真正的测不准原理——当你观察的时候动量发生变化,选时上引申的测不准更倾向于——当你公布你的观察结果给大众时,总有一些控制力强的人会在雷区之外提前止步,天津股侠的粉丝越多,将来离他所预测点位的偏离值就会越大。

至于城城——我很推崇的一位具备真才实学的选股鬼才,他非常擅长埋伏重组壳股和挖掘中线价值股。后者价值股还好说,微博上的曝光只会让它提前被推到合理估值附近而已,但是就前者重组壳股而言,在公布之后通常都会引来一大波买盘直接把股价推高,随着股价升高总市值也增长得很快,大多数时候市值与借壳成功率是成反比的,因此随着城城的簇拥者越多,他公开的重组壳股成功率就会稍微下降。这是选股上的测不准,会因为在自媒体公开提示股价的合理估值或者提示壳股,导致本来的结果发生偏差。这一类荐股者其实是牺牲了自己可能获得利润的“期望”在帮助粉丝,“你们买越多我就赚的越少”——明白了这个道理还在做损己利人的博主,哪怕你不去感激他,至少也不应该因为偶尔的失误而将怒火倾泻在其之上。

既然大V们有可能会随着他们粉丝的增加而逐渐下降其预判准确率,那么未来我们还能看谁呢?“林奇看盘”那篇<注册制将如何影响中国资本市场>提供了部分解决办法——散户强化自身技能,或者交由机构打理。既然注册制已成定数,那么未来股市里一定会出现退市的垃圾股票,这个时候散户再靠道听途说买股票,讲真,是要出人命的。

有的人既然愿意花半年时间埋伏一只股票,花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去参与股票交易,那么为何不尝试着花几周时间接受一下相关的专业知识培训呢?也许当下从大V微博看来的各种信息已经足够让你坐享其成获益颇丰,不过这种“自己人生被掌握在别人的判断中”的感觉会不会有时让你彻夜难眠,又怎么保证你所心心念念的大V不会有犯大错的可能呢。对于那些打定主意要进入这个市场的人,接受相关知识培训或许可以一劳永逸解决你将来的失眠问题——毕竟知道得越多,能让你感到恐惧的未知就越少。

又或者对没有时间打理、对股市不敢兴趣,却不想错过行情的人来说,投资私募是未来成长空间巨大的一个方向,人有自信是好事,但事实上一个人能顶过一个专业团队的天才实在是寥寥无几。并且专业机构获取热点捕捉热点的能力非一般人可及,按照林奇的观点,哪怕在注册制施行后追逐热点依然是获利良机。所以当股票退市成为可能的时候,购买基金或者通过私募投资是比个人操作稳妥得多的办法。

如果哪天散户们大多具备相关知识,私募发展逐渐成型,大V们还有存在的意义吗?当然是有的,有些凭借人格魅力登上神坛成为精神标杆,有些以高超技艺料事如神惊艳市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股市内在隐形搏杀,股市外的社交圈是一个宣泄口,将股市内无形的情绪以字和图的方式表现出来。但在这个跟股市紧密相连的微博社交网络里,人情味很淡很薄,一个坐拥几十万粉丝的大V关心他日子过得好不好的人并不比加满同学亲人只有几百粉丝的学生多。

无论有多少追捧皆是幻象,大多数人崇拜的是大V们背后代表的财富而非他们本身。因此想对大V们建言,

请别过分高估你的影响力,大盘的升降有时候只是顺应天时到了该起落的时候,你看到了未来的趋势是你的过人之处,但并不是你凭一己之力主宰的涨跌,也许你的先知拯救了一部分人,但十倍于获救者数量的人还在水里窒息挣扎。若是在胜利之后还在做错的人伤口上撒盐,在他们难过目光的注视下大肆庆祝,没必要,太残忍。

也不要低估了你的影响力,有的大神一百万粉丝里至少有三十万是踌躇满志想进入这个领域的年轻人。二十年以后股票类微博圈是使用着:

“谢谢你的指导。”“能够从什么角度详析一下你的观点吗?”“对不起我上周的预判错了,原因是……”

还是充斥着喷子的:“草你ma”“你TMD怎么不早说”“gan你娘我不是早就说过吗你的眼睛被你ma的白带糊住了?”

是哪一种,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一代大V们的言传身教。(并不是占据道德高点施压,说粉丝多了连骂人的自由都没有了。套用一下近来微博很火的日剧截图对话——你知道你有多么迷人吗,你迷人到哪怕骂脏话粉丝都在蹭蹭往上增加,但是——请善待你的影响力。)

”Don’t judge, don’t force.” 上帝并不赋予人类主观评判同类和逼迫同类的权利,我只是从一个二十岁少年对微博氛围改良的期待出发,给予拙见。希望散户们有一天也具备脱离他人依存,独立判断的能力,也希望大V们的微博本身和微博下的评论没有那么多语言暴力的存在。

更愿世界和平。(这句话打出来我自己都想扇自己一巴掌,真是个脑残中二少年)

蚍蜉撼大树的行为能不能改变一丝一毫的现状我不知道,这是能力所限。但去不去尝试改变是我的选择,所幸的是,我还拥有这选择的自由。

终。

 

转载自:http://weibo.com/p/1001603914076865624410

About 智足者富

http://chenpeng.inf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